从行为学角度来分析这部剧“不正常”的地方。

一点一点来说。

先说脑子有大bug的郭羽,都要考司法的人了,所有的愚蠢行为都是在透露自己对于法律的无知。找个实习而已,至于一直忍受自己老板整天对自己“拳打脚踢、又打又骂”的么,我们不知道劳动法,你个考司法的人还不知道么,而且有时候像个滚刀肉似的,被老板打骂还倔得跟个棍子似的,不像个员工,倒像个给大哥跑腿的小弟(再说这部剧把东北整的没一个正常人,哪有老板是这样的啊,你又不是黑社会老大)。接着为了给自己旧情人调停,竟然找了一个素不相识、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小混混(对于后面好心帮自己的骆闻都一百个怀疑呢,这会儿对于一个都不认识的小混混,怀疑精神哪去了),本来不是道上的人,又轻易相信道上的人,这不找死呢么。然后深夜去见朱慧茹和黄毛,半道上竟然把老板扔车上了,不是整天怕他怕得跟孙子似的么,你怕耽误事早干嘛了是不,有这股倔劲儿为啥早不拒绝呢。接着就看到了黄毛非礼旧情人的一幕,帅小伙郭羽二话不说“上去一板砖”,看黄毛不动了,还说“是不是我给拍死了”,你演小品呢,逗死了简直,你说正常生活中谁看到这种情况就下狠手的,踢开推开行不行啊,更何况冰天雪地的,你找个板砖费劲不,不过后面还有“砸腿”的戏呢,想来这块板砖的戏份也挺重的。然后就遇到了“见义勇为”的骆闻,从此之后,郭羽这帅小伙为数不多的智商就彻底消失了,任人唯亲、说啥是啥、让干啥干啥,接着又马后炮似的“怀疑精神迸发”,人家骆闻都说“你们知道的越少对你们越安全了”,连警察都拿他们没辙,结果帅小伙郭羽秉持着“no
zuo no
die”的重要思想,不知好歹、死活的深入敌后,调查骆闻,对于一位法律从业人员来说,什么时候该有啥、什么时候千万别有啥,他真是“完美”的避开了正确选项,简直让人佩服啊佩服,设想如果这种人真考上了司法,当上了律师,估计也不比他老板强多少。

这里还得顺道说一个穿帮镜头,这个案子被发现的时候明摆着现场里岸边不远,一堆吃瓜群众离那么近看着呢对吧,所以你说大晚上的,在一个离岸边不远的位置,还有一辆车,更逗的是,车还开着大灯照着犯罪过程,你说这岸边是个人啊车啊,看这里跟台下观众看舞台似的,能注意不到么。可能是剧组没选择一个好地方,我也知道你需要“打光”,但是至少别在作案的时候,让车的大灯一直开着,这是不是有点侮辱咱们犯罪专家骆闻的智商。

好了,更精彩的在后面,也不知道是啥时候,帅小伙郭羽干起了“杀人劫财”的勾当,这不顺手就把人家黄毛的包,也就是号称“老火命根子”的包,给顺走了,那么大个包,还背个姑娘,结果监控连个毛都没拍到,连朱慧茹都不知道你顺了个包,你说是不是塞裤衩里了,你说厉害不。好,事已至此,帅小伙郭羽的怀疑精神又不见了,你说你费尽心机顺了个包,结果到手还不看一眼里面是啥,到最后挨人一顿胖揍才想着看看这玩意是啥,才恍然大悟发现了一条“发财致富、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路。从此之后,帅小伙郭羽连基本的法律道德概念也没有了,被黑社会揍了一顿后,帅小伙郭羽竟然“萌生了报复黑社会的冲动”,真是觉得自己牛逼的都能上天的节奏了,而且还忘了ATM机是有摄像头了,《今日说法》没看过么,啥时候让盗卡的人逃过,你以为你偷个黑社会的钱,黑社会不敢报警你就安全了,你说这像一个搞法律的人干的事儿么。

郭羽啊郭羽,你真是“串场主持人”啊,承前启后的推动情节发展你真是老重要了,剧组到最后应该给你表个锦旗,上面写三字:“搞事情”。

再说这对苦命鸳鸯的另一只朱慧茹了,人家郭羽傻,分不清好坏,你一个弱女子,深更半夜只身一人去见个小混混(哪怕半路等一等你的傻瓜前男友郭羽同学行不行呢),不过人家不是揣把刀过去的么,所以人家明摆着就是要去“干架”的啊,等个窝囊废小白脸过来干啥呢,所以,让我们对女中豪杰——朱慧茹鼓掌!

然后来说说我们的严警官,首先我真心觉得有时看秦昊装痞装的真累,尤其和隔壁老王演的周巡比,那真是,两人调一下或许还不错。好了,严片警真是卧薪尝胆啊,不过人家在整个刑警队那真是“鹤立鸡群”啊,跟严片警一比,其他警察那还是警察么,毫无分析决断能力,全部智商都被人家严片警抢走了,也是苦了王真儿了,好歹是个领导,却一点作用没有,这是中国的领导么,讽刺谁呢?另外有意思的事情是自己儿子是个“最强大脑”都不知道,这爹当的,真棒。还有就是偶遇骆闻,咋运气这么好呢,5年4案的连环杀手被你一顿饭给解决了,真佩服编剧的勇气。还有就是警队不是有雪人的指纹么,既然这么怀疑骆闻,咱正常人的思维是不是先把骆闻拉过来按个手印比一比,是不是再另说,对吧,但是这么简单的事情难道不应该做么,不应该最早做么,至于你一开始就大费周章的跟那对苦命鸳鸯玩“囚徒困境”么。

再来说一说黑社会们,军哥简直了,知道包重要,是老火也是自己的命根子,知道被黄毛拿走了就这么放心啊,还自己优哉游哉打炮去了。那个“扫地僧”李丰田更是绝了,连干了两拨人,剧组为了表现其残忍,那血整的一身一身的,结果镜头一切,棉袄又恢复如初了,真是带自洁净功能的棉袄,服气。更不用说单枪匹马1
v.s.
N了,我就想这黑社会怎么都这么弱呢,那么多人手指头都被咬掉了,结果人家李丰田毫发未损。哎,这里忍不住和隔壁《白夜追凶》对比一下,人家那动作场面,杠杠的,看的你都疼。

最后说一说咱们苦命的凶手雪人——骆闻,骆闻很苦命,但是更苦命的是,他遇到了我们“搞事情”的帅小伙郭同学,和他的亡命鸳鸯,哎,不能再说他俩了,说回骆闻,我其实不懂在警队做出的专利不应该是属公家的么,你如果只属自己名不带着领导是不是政治不正确了,这怎么在国企(警察局)混呢,至少回想之前我在实验室写的那些专利,其实是和我半毛钱关系没有的哈,但是骆闻还能把专利卖了,所以不知道这是哪里的单位这么良心哈。其实骆闻的想法还是很出色的,他也算是和严片警是本片唯二的智商在线的人,只不过被和严良的一顿饭给毁了是吧,对于他的问题,是在军哥的案子上,闹市区是吧,暂不说光天化日之下怎么撂倒的军哥,就是在闹市区光天化日之下你堆个雪人,这种做法你说没人看见,我比第二个案子在河边杀黄毛还怀疑。

所以,以上这些还只是我看了6集的结果,如果说是bug,更不如说是和现实逻辑比“不正常”。所以不是说“阿岳真的很严格”,你作为罪案类的电影,本身需要关注的重点就是“逻辑”,如果这个失去了,还说什么呢,也更不用拿来和《白夜追凶》比了,人家至少还有更高的演技、更好的动作场面和未解的悬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逆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门娱乐官网.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