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证之罪》:秦昊的人设与东北的衰落

Hey,man!最近在追剧吗?《无证之罪》和《白夜追凶》,你更喜欢谁?

同样的罪案题材、同样都是高品质、撞在了同档期,难免被大家拿出来进行比较。

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和理由,这些都不重要,喜欢一个剧,有时候跟喜欢一个人一样,不需要太多的理由,一个就够了。

我喜欢《无证之罪》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它很有黑色电影的气质,够颓废,够破败,够暗黑。全剧冷色调,大量的故事都发生在夜间,轻微晃动的手持摄影,现实主义的场景设计,这些浓厚的颓废美学,是作者化表达,是电影级视听语言,是这些深深的吸引了我,让我一口气看了四集。

一开场就充满浓厚的悬疑感,一场大雪覆盖了哈松市,三轮车司机发现了小道上有一个雪人,雪人身边靠着一个死亡已久的男人。

故事从此开始而不可收拾,从雪人到男人,从点到线,再到围绕整个案件的诸多线索和人物,一一展开,仿佛是上帝的手,在织一张神秘的罪恶之网。

这是一部IP改编剧,原著作者叫资金陈,据说是中国的“东野圭吾”,整体风格属于社会派推理。这种风格的推理小说发源于20世纪50年代的日本,会把探案的情节和线索放到整个社会背景之中,注重对人物性格和内心世界的描绘和剖析,通过案件揭示的社会问题引发思考,具有时代性和批判精神。

如果说《白夜追凶》属于硬汉派推理,那么《无证之罪》的社会派推理则更接地气,更具有时代的气息,这些我们从该剧的拍摄地——哈尔滨,以及角色选择,秦昊人设的性格等诸多层面分析出。

所谓的“东北衰落”,所谓的“罪恶之城”哈尔滨,甚至在其他影视作品中都能找到对应关系,比如2014年在柏林电影节摘得金熊奖的《白日焰火》,同样是罪案题材的故事地就曾经选择在哈尔滨。

这与哈尔滨这座曾经的“共和国长子”的历史背景有着严重的关系,建国以后,哈尔滨曾经是东北中心城市,国家重要工业基地,到市场经济之后,逐渐沦落为失落之城,需要国家振兴的对象不无关系。改革开放以来,不论是西部大开发还是一带一路,皆与东北无关,国家只是说振兴,换句话说东北的衰落已经被国家主流意识形态所默认。在这样的大时代背景下,东北人的内心是失落甚至绝望的,他们父辈的内心曾经骄傲过,但到现在却总有种隐隐的痛,一种挥之不去的丧。

回归到《无证之罪》,我们通过衰败的街道,稀少的行人,秦昊所饰演的主角严良,身上所散发的痞邪感,就能清晰的推断出。主角严良刑警之家出生,少时是个惹事生非的混世魔王,最后在父亲的领导下痛改前非报考警校,警队最初屡建齐功,被称为“阎王”。却因自己张狂的个性被降职到某区当个片警。八年后因市里杀人案又被老领导重用,一件件案子在他的带领下揭开迷雾。在婚姻上他是失败的,也只有在破案的时候,他才能够找到存在感。

可以说严良就是东北,严良抛物线式坠落的人生对位了东北的衰落。这不是巧合,我更相信这是主创的良苦用心和夹带私货。当然,对于一部网剧来说,传统的伟光正人设已经无法吸引观众,对于一个有缺点却痞帅,充满邪恶魅力的角色,我相信很多少女是无法拒绝的。尤其作为曾经的文艺男神,到如今的演技派秦昊,在加上本身就是东北沈阳人,我相信这个角色天生就是属于秦昊的,换做来自湖南的廖凡,我相信还是差那么一点劲的。

当然独木难成林,一个秦昊无法拯救男配郭羽的人设塌方,在剧中郭羽是一个法学专业毕业,在律师事务所实习的高材生,在黄毛实施强奸的时候,郭羽拯救初恋,杀人之后,却说自己是过失杀人,慌张的跟个法盲一样,这不得不让人怀疑本剧人设,显然这是人设上的失误,如果将郭羽换成一个非法学专业毕业,显然更符合情理。

当然本剧的其他细节也值得关注,总共12集,每集50分钟,这在国产网剧中是比较罕见的,超越了一般网剧25到45分钟的设定,显然导演有很强烈的表达,但这也拖慢了整个剧情的节奏。这种节奏的缓慢是不是影射东北的衰落,我们不得而知。

对于喜欢美剧和韩剧的朋友,我想说几句公道话,不要瞧不起国产剧,尤其是国产网剧的质量在提升,从《河神》到《白夜追凶》再到今天讨论的《无证之罪》,我们能够清晰的看出一个分水岭。此后的网剧必将越来越好,以北电帮(《无证之罪》和《河神》主创团队均为北电毕业)、传媒帮(《匆匆那年》和《无心法师》主创为中国传媒大学毕业),以及弧光联盟(五百《心理罪》《画江湖之不良人》+王伟《白夜追凶》)的出现,标志着中国的网剧工业体系的日益崛起。

D�5v��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狼大爷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门娱乐官网.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