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希希导演不错,发下高希希导演的简历

  高希希,中国导演;创作了大量优秀的影视作品,捧红了一大批影视明星;高希希导演获得过华表奖、百合奖等众多奖项;高希希涉足的题材广泛,悬疑、情感、历史、战争和社会问题——几乎无一遗漏,每一部作品都被观众“津津乐道”,在中国享有独特的“盛誉”。
  中文名: 高希希
别名: 高西西(原名)
国籍: 中国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江西南昌
出生日期: 1962年6月16日
职业: 导演
毕业院校: 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
 代表作品: 《花非花》《幸福像花儿一样》《历史的天空》《狙击手》等。
籍贯: 江西省赣州市
星座: 双子座
崇拜的导演: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最喜欢的电影: 《辛德勒的名单》
嗜好: 在家看影碟

  曾执导《结婚十年》、《幸福像花儿一样》《新上海滩》等电视剧的导演高希希,因此每部作品都有着很高的收视率,他也被赞为“收视保障”。
  现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电视艺术中心导演的高希希,1962年在江西出生,因为受家庭的影响,他从小学习绘画,先在江西文艺学校学美术,然后到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进修,毕业后,高希希便在江西电影制片厂从事美工工作,在做美工期间,他对导演这份职业一直心怀憧憬。
  1990年,高希希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毕业后,他的导演之路也正式展开,从1994年开始,电视电影、电影、电视剧,高希希一一涉足,他拍摄的作品囊括了包括电视剧
“飞天奖”、“金鹰奖”、电视电影“百合奖”、电影“华表奖”几乎所有重要奖项。
  近几年,高希希将工作重心放在了电视剧上,从2002年的《花非花》到《结婚十年》、《历史的天空》,再到《与爱同生》、《搭错车》。 
  2010年5月,受邀做客周一围与撒贝宁五一特辑《同唱同赢我们的歌》。
  2010年5月2日,九十五集中国大型史诗电视连续剧《新三国》四家卫视频道正式首播,该剧从
2004年开始编写剧本,五易其稿,于2008年9月正式开机。该剧集结了中美港台两岸三地强大的演员阵容和巨额投资,因借助CG特效而使场面显得气势磅礴,但开播以来因某些剧情、台词、人物表演过于独特而引起争议,因此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收视率位居前列。
[编辑本段]人生感悟
  高希希在参加《艺术人生》栏目时,对自己的生平做了一个很好的总结,对人生也有了新的感悟。
  高希希表示《历史的天空》作为一部影视作品,以一名普通军人个人的经历,反映了一个人在时代这个大环境中的成长,并最终成为一名信仰坚定的革命者。当主持人朱军问及高希希,为何为选择拍摄这样一部剧时,高希希讲起了他的创作历程。原来在创作初期,他一直因为找不到想要表达的灵魂所在而苦恼,但岳父临终前的遗言给了他极大的动力。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岳父在弥留之际,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组织上能给自己盖一面党旗,这一心愿强烈地震撼了高希希,他感到了信仰的力量,信仰是革命者的力量来源,让人一路坚持走来,而且感染周围的人。于是他把这种信仰融入到《历史的天空》中,创造了富有浪漫情怀、独具魅力的革命者形象。
  谈起自己做导演的初衷,高希希说了一个很简单的原因,因为导演可以讲故事,也正是这样一个简单而直接的理想支持他一直走到今天。即使在刚参加工作时,因为资历太浅而没有实践机会,他也仍然做着最大的努力,因为他相信机会永远是给有准备的人。
  九十年代初,高希希和妻子只身来到北京,开始了自己艺术生涯上的第二次创业。对于刚来北京时,他和妻子住的那间不足六平米的防震棚,现在回想起来,高希希还觉得是他人生中收获最丰富的2年,而自己这段特别的经历也被他融入了日后拍摄的电视剧中,成为了引起观众共鸣的真情实感所在。
  谈起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母亲和妻子都给了高希希不能承受的感动。母亲的教育与关爱,妻子的包容与支持,成为他人生和事业上不可或缺的动力与支柱。当主持人让高希希选择三个最能表达自己心情的词汇时,他选择了平和、包容、感恩。他感谢母亲给予他的培养,感谢妻子给予他的支持,感谢女儿给予他的关爱,感谢时代给予他的一切,相信也是高希希这颗感恩的心才让他的作品具有感动人心的力量,才感动了电视机前的每一位观众。最后高导在节目中写下了“致敬时代,因为给予”。
[编辑本段]人物评论
  始终给人以慰藉
  最早看到高希希导演的电视剧,是陈宝国陈瑾顾永菲主演的《花非花》。那戏很有一股邪气,阴柔凄婉,当真符合白居易诗中况味——“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写的是家庭内部的同弑互叛,从文革年代一直绵延至今,敌意弥漫在日常生活之中,无人不痴,有情皆孽,让你知道往事原来如此沉郁,根本无从开解。
  以前没有留心过陈瑾,那一次才知道,她可以演成一架旧挂钟,点点滴滴催人的命,也耗尽自己的力量。以前知道顾永菲可以演绎万种风情,但不知道她可以在纵情中泄露出那么深切的绝望,她可以美得那么不祥。于是我佩服这位导演,把一个陷身经济犯罪的女市长,拍成了幽灵之家的始作俑者,却始终遍洒悲悯。被高希希这个名字误导,我以为是个女性导演,所以与几位女演员能沟通得如此深切。后来才陆续听说,导演是个中年男子(可能还有点胖墩墩的),是个心气平和的部队文艺工作者。
  《花非花》这部戏太少被人提起,我也不知道高导演自己是如何看待,我反正是托人买了碟,却又放在书架上不看,因为,那个故事,看一遍就已经烙在心里,就像小时候看的译制片《孤星血泪》。我当时觉得这导演的东西还是少看吧,幽幽深深的让人沉溺。
  后来,电视上开始播《结婚十年》,我纵然是买了碟,打开电视看到某一集,还是会锁定这频道。一直注意看那对小夫妻怎样走向对方,怎么擦肩而过,而又侥幸回眸,终不失散。我开始信任陈建斌和徐帆的一嗔一喜,就连李欣凌周晓斌这样的配角,我在别的戏里见到,都会多一分亲切。全剧写的是“修百世方可同舟”之后的“贫贱夫妻百事哀”,但我居然哪一段都看得进去,再烦恼再清寒的段落,我总是还能找到一些余温。真的不是《花非花》那样的暗夜行路了,《结婚十年》是个边走边唱的故事,荒腔野调,偶尔忘词,却要感念生活,让我们始终听得到对方的声音。这时候,觉得高希希是个山田洋次一样的导演,让我们看得见寅次郎,也能等到幸福的黄手帕。
  《历史的天空》是高希希这个军人在尽自己的本分了,他要刻画那些乱云飞渡的时代,那些殉天殉地的豪杰。原著小说我看了,没有多么激动,令我感佩的是姚远蒋晓勤邓海南这三位编剧,还有高导演,他们提炼出了真正的沉痛和激昂。时下风行的《亮剑》已经在收视上稳拔头筹,但是我一直替高导演不平,因为《历史的天空》才是更诚实地面对先烈和铮铮岁月,不是机智干练地讲一段云山雾罩的评书,让大家高兴得像打赢了魂斗罗或者红色警戒。
  我最后看到的是《搭错车》。
  首先感激的是导演让李雪健来主演,自己崇拜的演员和自己欣赏的导演聚在一起,总让人觉得世间还有圆满之事,就像眼看着胡玫遇见焦晃,赵本山遇见范伟,赖声川遇见李立群。殷桃于和伟又是《历史的天空》原班人马,他们聚在一起,却不必再演绎那些摧折之痛、手足之残,他们这次只要演出普通人的尊严、奢望和努力。他们也做到了,一个这么经典的故事,居然没有一个人被脸谱化,着实不易。
  如果能好好讲故事,如果始终能在故事中给人慰藉——导演这个职业,还是很可尊敬的吧。
  他的“天空”高希希接受采访
  “杨司令”从人群中拉出来一个小个子。高希希以作品的魅力征服观众的同时,他的个人魅力亦融入了创作过程,一览无余
  最近,由高希希执导的根据军旅作家徐贵祥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32集电视连续剧《历史的天空》正在全国各卫星频道相继热播。收视人群之广、收视率之高,观众发自内心的好评,至今余波未减。这部由预热到温热到炙热的戏,犹如一锅煲了多时的老汤,越来越散发出它独有的味道。人们喜欢它的理由是“因为真实所以抓住人,因为不雷同所以好看”。
  看高希希的作品,常常有为之一振、眼前一亮的感觉:扑面而来的时代气息,飘逸且极具雕塑感的画面,有戏则长无戏则短的节奏把握,鲜明的人物性格,处处张扬着个性,充满了大气。从《花非花》陈宝国、陈瑾晴空下美丽的抉择,到《结婚十年》徐帆小女人经受的人生砥砺,再到《历史的天空》张丰毅率性男儿脱胎换骨的改造,无不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和挥之不去的记忆。
  我是随我们家“杨庭辉司令员”在《历史的天空》拍摄现场见到导演高希希的。这之前,雪健看了剧本说杨司令太概念,没戏,他让我问问石云彪和万古碑有没有人演,他觉得这两个人物有戏,结果人家告诉早有人选,说导演执意想请李老师演杨庭辉。我知道,这已是高希希第三次找他了,前两次雪健有戏没去成。一个以前并无深交的导演,就认准了你,能第三次想到你,真有点“三顾茅庐”了。你是谁呀,不去说不过去。另外,我当时的私心是,他还在恢复期,可不演戏又百爪挠心,只能接些不累的角色,我极力赞同他演杨司令。最后,还是我说服他在几个剧本中选了这个本来不太有戏的角色。
  雪健“走马上阵”了。此间我曾去过剧组。拍摄现场是一群忙忙碌碌的人,我问杨司令,谁是高希希,你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一下呀?他赶忙从人群中拉出来一个小个子:头戴迷彩帽、身穿军大衣,脚蹬圆口布鞋,一个普通又平易近人的人。他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没有他的作品那么强烈。高希希说,李老师一来,我的心就踏实了,丰毅的气质硬,八路军的人物多,又开那么多的会,我得找一个秤砣压一压……哦,“秤砣”!我头回听导演这么给一个戏份并不重的角色定位。
  高希希属虎,1962年生在江西,父母为他取名西西,后他自己改为希希。创作之路一如他自己希冀的那样,希望永在。他学画出身,在电影厂当过美工。几年下来,他有所顿悟,要想有份工作就干美工,但要想搞事业、讲故事,讲得还要和别人不一样就当导演。于是,他北上到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读研究生,寻找作为导演的最好标准———世界的中国的,他如饥似渴。学习期满,留在北京,从1994年开始连续拍摄电视剧,尤其以拍电视电影作品而著称。他拍摄的作品几乎囊括了电视剧“飞天奖”、“金鹰奖”,电视电影“百合奖”,电影“华表奖”,后被特招入伍,任空政电视艺术中心导演。去年,又因《结婚十年》获得了“飞天奖”最佳导演提名。
  高希希的同学曾对他有过这样生动的描述:希希有两大强项,灵气和人气。灵气在其镜头感,学美术的童子功和初入道时做美工的实践,使他对画面总有独到的直觉;人气则在其活泼外向,待人以诚的性格,三教九流无所不交,圈里圈外人脉纵横。
  高希希的创作高峰期是从2001年的《花非花》开始,多年的积淀使他一发而不可收,创作的脚步沉稳、坚实,俨然一位淡定从容的指挥官,不论是平民百姓戏还是军事题材主旋律亦或扑朔迷离的公安悬念剧,他都恪守自己对艺术的一贯主张,以讲好故事为底线,以塑造人物为重点,以时代背景为依据,营造严谨的创作氛围。绝不为省钱、凑合而造成作品的不真实。所以,他拍的戏没有“库存”,不用大肆宣传吊胃口,而是循序渐进深入人心,呈现了一部胜一部的良好的收视效果。作为现实主义流派的一员骁将,高希希以作品的魅力征服观众的同时,他的个人魅力亦融入了创作过程,一览无余。
  第一次驾驭战争题材,在心与心交汇的碰撞中,还原真实的“历史的天空”
  如今,《历史的天空》上星播出,好评不断传进耳中,我首先想到的是高希希的不容易。《历史的天空》是一部有历史厚重感的作品,长篇小说曾获人民文学奖、解放军文艺奖和“五个一工程奖”,并且入围了第六届茅盾文学奖。电视剧本由素有“影视改编高手”的南京前线话剧团的剧作家蒋晓勤、姚远、邓海南联合执笔。
  当初投资方找高希希是看了他的《结婚十年》,觉得这个导演善于拍感情戏,本人又是军人,把宝压在了他的身上。高希希认为,“其实两部戏反差蛮大的,《历史的天空》分明是一部军史、党史、革命斗争史嘛!当然,出于男人的天性,我对前辈们经历过的战争很迷恋,也很有兴趣。不过,对军队和革命题材的剧本,我有三‘怕’:怕雷同、怕说教、怕生硬。”令他欣慰的是,这部戏“说人话”,以人性化的独特视角生动描述了一个流氓无产者转变为我军高级将领的心路历程。他读完剧本又读小说,原著中多处华彩的篇章令他感动,使他产生了强烈的创作欲望。高希希说,“以往有些革命历史题材因为太过严肃和程式化,那些英雄人物总给人一种高大全的形象,让观众觉得遥不可及。我很愿意来还原真实的‘历史的天空’,展现‘共产党人如何把石头炼成金子’的精彩过程。”
  这是高希希第一次驾驭战争题材的作品。这部涵盖了从抗战初到“文革”后长达40年历史的鸿篇巨制,难度之大、跨度之大、战争场面之惨烈、人物命运之凄美,党内斗争之复杂,要做成功真挺不容易的。
  希希有个习惯,他也有这个能力,就是首先把剧本做扎实,他参与创作并和改编者共同研究,尽量删繁就简,加快节奏,符合现代人的欣赏水平,尽量变大段情绪性的描写为简洁的可视性强的画面,透过大的时代背景,直接深入到人物的内心。比如,为先声夺人,他提出把开场直接设计为姜大牙抢婚,新媳妇准备上吊的场面,一下子就突出了矛盾,抓住了观众的好奇心,吸引人一环扣一环地往下看。再比如,姜大牙刚出场时就是个米店的小伙计,参加新四军的目的是因为他突然发现了一个他喜欢的女人,所以毫无忌讳,看得眼睛发直。希希说,之所以这样处理,是因为他有缺点,有私心杂念,有人的本能欲望,是革命战争使他锻炼成长为一个真正的军人,这很真实,很可爱,观众就会感同身受。小说原作者、作家徐贵祥这样评价他们的改编:“你们不仅知道什么是好的,还知道什么是不好的;不仅能够找到好看的东西,而且能够把它编得更好看。难得!”借用剧中人杨庭辉的一句话,说:共产党最大的本事就是会用人。高希希最大的本事也是会用人。他有本事、有能力协调各部门完成自己的导演意图和创作构想,然后他就紧抱着监视器,在方寸中运筹帷幄。各部门、各环节稍许的不精心,别想逃过他的火眼金睛。剧中的战斗场面非常多,为营造出战争的惨烈和军人的英勇,达到真实的视觉冲击效果,高希希坚持真实二字:必须刀光见血、刺刀见红。刺刀捅一个鬼子就要有血浆喷出来,于是在实拍的过程中,张丰毅、刘小宁、杨树泉等人真刀真枪地近距离格斗,如需要就有工作人员端一盆血浆蹲在下面,该见血的地方一定血浆喷出。现场的希希,像一只灵活、机智、永不知疲倦的小老虎,不过,是性情温顺的虎,从不大喊大叫,从不怒吼,也从不瞪眼。白天,他像上了发条,精力旺盛,亲历亲为。夜晚,待大家都睡下了,不管多晚,他都要看影碟,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除了休息,捋清一天的工作,还为激活新的创作灵感做第二天的功课。这部戏的拍摄正值冬天,拍摄的艰辛可想而知。从北京到涿州到易县到安徽,全组几易拍摄地点,转战千里,为的就是真实真诚真情真切地找寻那段艰苦岁月,拍出一部优秀的作品。有人说,一部戏里一两个角色的成功是演员的成功,众多角色的成功就是导演的成功。高希希与众不同的另一大特点,就是选择演员往往有自己独到的判断力,他既尊重投资方又坚持自己的意见;他信赖实力派又善于提携新人。当初《花非花》他坚持选择了陈瑾出演女一号。因为在所谓“美女一号”的标准中,陈瑾算不上靓丽,但她的内在气质和演技决不输给任何人。如果换一个导演这个角色恐怕不会给她了。幸而是陈瑾,想不出还有哪位女演员能把这么一个角色演得那么精准。徐帆曾表示,第一次跟高希希合作很舒服,“他很会调动演员的情绪,在拍感情戏的时候既能把演员的激情调动起来,又会及时捕捉到这种情绪,让演员觉得很宽慰。”《历史的天空》气势磅礴,人物众多。姜大牙、杨庭辉、张普景、东方闻英、韩春云、陈墨函、石云彪、朱一刀、万古碑等等国共双方有名有姓的人物二十几个。这么多性格迥异的人物汇聚在一部戏里,星光熠熠。高希希选择张丰毅饰演姜大牙,开始并不十分顺利。因为投资方给他推荐了其他的人选,但他坚持用张丰毅,用他的话说:“我死扛了一阵,带点野性的男人的东西只有他出得来。事实证明,张丰毅的确是这个人物最合适的人选。他很敬业,不乱接戏,近年来常为找不到好本子、好角色而苦恼。这回他不但把战斗搏杀的戏演得出神入化,在情感戏的处理上也层次分明。那一场姜大牙听说东方闻英牺牲了的戏,张丰毅把姜大牙的悲伤一忍再忍,终于控制不住,不顾自己的形象,一任情感真实地宣泄。一个男演员可以将感情戏演到这样‘精致’的程度,非常难得。很多专业人士都评价他的表演超越了《骆驼祥子》、超越了《和平年代》。连他自己都说:‘这绝对是我拍过的最好的片子’。”
  按我们旁观者的眼光,张丰毅不愧是这部戏的魂,他成则戏成,他败则戏败。他的戏不仅越演越沉稳越有层次,他对整个创作、整个合作的群体也坦荡透明,从不藏着掖着,有什么就说什么,被高希希戏称为剧组的“副导演”。有一次拍车站送别杨司令员的戏,有个演员感冒了,就把薄棉裤套在了里面。结果,张丰毅远远走来,盯着他看,对方说,看不见,是近景,张丰毅说,那不行,这是重场戏,愣是让他脱了下来。
  如今,回过头来,很多人都会夸高希希选对了人,但这是事后,事前希希能一锤定音、拍板丰毅,没有原则、优柔寡断、耳根子软,行么?你试试。
  高希希历数他的阵容——李雪健是我请来帮忙的。杨庭辉是个很难演的角色,非他莫属。电视剧中雷同的政工干部我们见得太多了,有谁能像李雪健那样情感充沛、那么有人格魅力?
  杨树泉是我们空军的演员,他第一次演张普景这么复杂深刻内敛的人物,我常常压着他、不让他发火,让他的表演往深里走,他的“张原则”、“张克思”,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林永健的形象比较特殊,朱一刀仿佛是为他量身定做的,《结婚十年》他演了一个戏不多的人物,嫌不过瘾,我说欠你一个角色,朱一刀让他如获至宝。高希希还启用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军艺毕业生殷桃饰演剧中女主角东方闻英,又聚集了李琳、王新军、孙松、刘小宁、于和伟等中坚力量。当时剧组的创作口号是:不让任何一个角色掉队。主演们服装不离身,拍别人戏的时候,大家都在场。演员们的敬业精神常常让高希希感动。
  高希希尊重演员的创作,给他们以宽泛的空间。他启发演员的创作灵感,维护赞许他们在规定情景中的即兴表演,有的演员表演常常搂不住、过火,高希希会以特有的笑容可掬的方式让对方愉快地接受他的提议。事后,他还会找散步、吃饭的机会单独聊戏。按年龄,他比大部分演员都小,他们都是他的老大哥,戏外也常称兄道弟其乐融融,但在现场,谁都不敢掉以轻心,再长再多的台词也都是背好了来的。饰演韩春云的李琳曾对他们的工作状态有这样的描述:“在片场,你永远看到一群人在讨论戏,每个人都动脑子,都得要加入到创作中去,最后由导演定夺。在这么一种氛围下工作是很幸福的,你会觉得你的工作圣洁而又崇高而且充满趣味。”希希善于肯定演员们在现场碰撞出的火花,鼓励他们在拍摄中揉进更多人性化的创作,让角色活起来。比如,杨庭辉批评姜大牙的一场戏,二人唇枪舌剑配合默契,看得希希不忍喊停。只听雪健喊,我渴啦!给我点水喝。丰毅立即接道:是!其实,这最后两句剧本上没有,但导演不喊停,两位经验老到的演员顺着情绪延续,雪健口干离不开水,丰毅接的灵活又在情理中,恰到好处地显示了二人生动的人物关系。所以希希在剪辑时毫不犹豫地把这一条保留在了片子中。
  希希心疼演员,但拍摄过程从不肯凑合。有一场戏,是逃跑的陈墨函受惩罚,和赵无妨摔跤。戏在大雨中拍摄,按要求是需要两辆消防车,但临时只能来一辆,希希不同意,宁肯改变计划也等。在他的坚持下,等来了两辆消防车。无情的“大雨”让孙松和王超瞬间变成了落汤鸡,他们事先缠的胶带顷刻间土崩瓦解,冷到冰点的感觉让哥儿俩事后提起来还一个劲地打颤。
  希希注重细节的刻画,善于用细节揭示人物。比如万古碑和东方闻英的关系,万古碑为达到接近东方的目的,试探性地先送花,又唱歌,进而送笔。当东方牺牲后,希希再次强调了钢笔这一细节,让万古碑在墓碑前低声吟唱,然后推钢笔的特写,这个镜头有强烈的感染力,被称为点睛之笔。
  希希再一次以自己的实力准确地游刃有余地驾驭自己的想象,怀着向先辈致敬的心情,以一个艺术家的良知,让姜大牙这个不可多见的率真的中国军人的周围,又站立起一群具有鲜活个性的艺术形象。也许你还记得,姜大牙的无赖,杨庭辉的护犊子,东方闻英的清丽可人,万古碑的自私乖张,张普景的铁板一块,甚至包括黄德虎这个小通讯员的憨态可掬,这些人物演绎出的精彩场面,或叫人唏嘘不止或使人黯然神伤,或令人拍案叫绝或催人壮怀激烈。许许多多的好戏,都是在心与心的交汇中碰撞出来的。
  他念旧,是人情味儿很浓的导演。这种凝聚力,在又一部电视剧《搭错车》中延伸,令人期待
  希希念旧,是个人情味儿很浓的导演,他用过的演员,下一部戏只要合适,他肯定优先想着你。不仅是演员,他的主创班子,摄像胡明,美术设计王贻涛,从始至终是他合作的伙伴。这种凝聚力,是一部作品成功的前提,也是一个人人品、才华、友情的见证。胡明是从演员改行做摄像的,他对表演的理解使得他在镜头前捕捉演员稍纵即逝的情绪十分到位;学油画出身的王贻涛自然是对色彩、氛围有敏锐的判断力。这两位同仁是高希希的左膀右臂。
  说到杨庭辉,希希说,“我想和雪健老师合作的想法由来已久。我对他演的《大侦探》印象颇深。他把一双皮鞋挂在脖子上,抢回国宝时张开双手,用了一个动作,至今我记忆犹新。可惜我到空政时他走了,我们失之交臂。《历史的天空》是我们的缘分,我想请他来帮忙。杨庭辉是个绿叶,用李老师的话说,是离红花最近的绿叶。”
  应该感谢这次合作。在“天空”快要封镜的时候,希希又和雪健打招呼,说下一部戏将请他饰演一位聋哑人,绝对主角。雪健一听顿时心花怒放,看了一个故事梗概就满口答应了下来。一个好演员期待一个好角色,往往要经过漫长的等待,这个过程有时寂寞难耐,是很痛苦的。这一等就等了将近10个月。我知道他心仪这样的角色不是一天半天了,更多的是出于对希希的信任,出于“天空”中他们的相互欣赏和默契。他曾这样评价高希希,说:“他的艺术感觉很好,这种感觉来自于他的经历,来自于他对画面和色彩的灵性。他有做导演的天分。更重要的是他对事业的执着。”
  应该说,《搭错车》是高希希携《历史的天空》主创人员的再度合作。除演员稍有变化,其他基本上都是原班人马。有意思的是,如果把两部戏的人物串连在一起,《搭》剧阵容就是“杨庭辉娶了韩春云(李雪健、李琳),‘生’了个孩子是东方闻英(殷桃),她的亲爹又是万古碑(于和伟)。”窦副司令、张普景、朱一刀、李文彬也都从“天空”下来,友情客串了一把。
  《搭错车》的扬名,缘于台湾的一部同名电影。其中一首《酒干倘卖无》传唱至今。高希希版《搭错车》除了保留片名、歌曲和有限的框架外,把人物的生活环境从台北搬到了北京,而其他的一切,则重新演绎。
  高希希(右)在《三国》拍摄现场故事讲述了20世纪80年代废品收购站的聋哑职工孙力经人介绍与回城知青刘之兰结婚,共同养育“女儿”阿美。这段不般配的婚姻终因阿美的身世,掀起了轩然大波。后来刘之兰远走美国,孙力含辛茹苦抚养着阿美。刘之兰前夫出现,一心想当歌星的阿美在养父和生父之间徘徊,由此展开了一段悲欢离合的情感交融。虽然是轻车熟路,但缘于题材的不同,希希将在他善于讲故事的强项上,以更加贴近百姓生活的手法,真实真实再真实、细腻细腻再细腻地展现普通劳动者的悲喜人生。
  与以往拍摄不同的是,这部戏采用了倒计时拍摄,因为个中原因,拍摄时间不容许再拖延。而此时,最重要的是剧本还很不完善。希希不愧是经过《历史的天空》的历练,更显成熟,再大的担忧,再强的压力他都不会挂在脸上。他不断地安慰他的合作者们:“面包会有的,粮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同时,又不动声色默默地组织人力抓本子,搭景,选演员,试妆定妆试服装。一切如一条暗流在涌动,井然有序。剧组在北影仿清一条街搭起了一个四合院,还在798厂营建了一处废品收购站,他们花超过废品几倍的价钱买回一堆堆废品,逼真的环境使演员们身临其境。雪健带头说,想不好好演都不成了。
  希希不抽烟、不贪酒,惟一的嗜好是喜欢吃零食,尤以干果为最爱。只要他往监视器前一坐,得,什么葵花子儿、核桃仁儿、炒花生乃至麻辣鸭脖子,统统来者不拒,吃得有滋有味。怪不得他有时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不动地方,也不喊饿呢!让人羡慕的是,希希背后始终站立着与他多年来走南闯北同甘共苦的妻子白玉——一个爽快、干练、热情的女人。白玉也是学导演的,二人曾比翼齐飞。如今,希希事业如日中天,白玉反倒相夫教女赡养老人,安心做一个贤内助,做得踏踏实实,做得没有半点怨言,这从高导演的“零食儿”从没断过顿儿可见一斑。也许,在希希主要作品的演职员表上,很少会出现白玉的名字,但白玉对希希作品倾注的呵护和付出的辛劳,大家都看在眼里,感动在心里了。
[编辑本段]电视作品
  1994年《下海的日子》幸福像花儿一样
  1995年《追日部族》
  1996年专题片《当代英杰》
  1997年《女工情话》
  1997年《笑傲苍穹》
  1997年《牧云的男人》
  1998年《父子情深》
  1999年《人间灶王》
  2000年《义薄云天》
  2001年《花非花》
  2002年《结婚十年》
  2003年《神卅》
  2003年《历史的天空》
  2004年《与爱同生》
  2005年《搭错车》
  2005年《幸福像花儿一样》
  2005年《垂直打击》
  2006年《真情年代》
  2006年《新上海滩》
  2006年《男人底线》
  2006年《甜蜜蜜》.
  2007年《光荣岁月》.
  2007年《漂亮的事》.
  2007年《纸醉金迷》
  2009年《狙击手》
  2010年《三国》(新版“史诗”电视剧,据其称这不是历史剧,也不是改编自经典名著《三国演义》)
  2010年《美丽鲜花在开放》
  2010年《刀尖上行走》
[编辑本段]电视电影
  1999年《劲舞苍穹》
  1999年《公鸡打鸣母鸡下蛋》
  2000年《冬天的记忆》
  2000年《祝你平安》
  2001年《翻身》
  2001年《数字英雄》
  2001年《兵哥》
  2009年《皇家刺青》(客串)
[编辑本段]电影作品
  2000年《公正的心》
  2000年《大沙暴》
[编辑本段]MTV作品
  1996年《让军旗告诉国旗》
  1996年《太阳鸟》
[编辑本段]所获奖项
  1994年电视剧《下海的日子》,获“金星奖”二等奖;“飞天奖”三等奖。
  1995年电视剧《追日部族》,本人获“骏马优秀导演奖”,该剧获第15届“飞天奖”中篇电视连续剧三等奖;“CCTV杯”二等奖;第八届电视剧“金星奖”中篇三等奖;“骏马奖”二等奖(一等奖空缺);中国人口文化奖、导演奖。
  1996年专题片《当代英杰》,获“中华新闻奖”。
  1996年MTV《让军旗告诉国旗》,作品获全军音乐电视大奖赛金奖。
  1996年MTV《太阳鸟》,作品获全国音乐电视大奖赛银奖。
  1997年电视剧《笑傲苍穹》,获第十三届电视剧“金星奖”二等奖;第十九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中篇三等奖;第十七届中国电视剧“金鹰奖”优秀奖、中央台首播奖;第三届全国行业电视奖电视剧一等奖和编导奖。
  1997年电视剧《牧云的男人》,获“金星奖”三等奖、“飞天奖”三等奖。
  1999年电视电影《劲舞苍穹》担任导演,获第十二届全军电视剧“金星奖”中篇连续剧一等奖。获中国电影2000年度“华表奖”优秀电视电影奖(政府奖);获首届电视电影“百合奖”一等奖。
  1999年电视电影《公鸡打鸣母鸡下蛋》获得“金鸡奖”提名奖;获首届电视电影“百合奖”一等奖;获第十三届全军电视剧“金星奖”短篇电视剧二等奖。
  2001年电视电影《兵哥》导演,该剧获“金星奖”一等奖,全军“优秀导演”奖。
  2000年电影《公正的心》担任导演。该片获政府“华表奖”评委会大奖
  2000年电影《大沙暴》担任导演,该剧获“金星奖”二等奖。“百合奖”一等奖。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电视电影“视觉效果奖”。政府“华表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门娱乐官网.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