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9:检方与古美门台词手打

  对死刑犯的辩护:
  检察官:古美门律师,你迄今为止利用交易、辩护术以及谋略等方法来赢得官司,但那种伎俩在这里行不通。官司可不是游戏。犯罪的人要偿罪,必要的时候还必须偿命,这是在这个社会上本分生活的人们的民意。
  ···
  对证人的盘问。证人,江上顺子,是被害人家的保姆,也是现场第一发现人。
  古美门: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证人:有。
  古美门:请讲。
  证人:我扔可回收垃圾的时候,发现厨房地上有一个我从未见过的奇怪的瓶子,我想着那可能是什么进口调料,于是就扔了。
  古美门:这番话你对警方说过么?
  证人:说了,但他们说这和案件无关。
  古美门:顺便问一句,那个瓶子是这个吗?
  证人:和这个非常像。
  古美门:貌似有个和这个极像的瓶子掉在了犯罪现场,检察官,既然真凶将毒药扔在犯罪现场就走了,那从被告人家里发现的东西不就和本案无关了吗?
  法官:警方是怎样处理那些垃圾的?
  古美门:无一回收。垃圾已经被收走,他们错过机会了。换言之,警方和检察官都没能保住证据。江上女士。谢谢。
  检察官:案发当晚,被告人被多人目击出现在犯案现场附近,综合考虑证据和证词,结论毋庸置疑。
  古美门:证词,石井优美,“买东西回家,正要进家门的时候,看见安藤贵合从德永家后门出来,验证的资料正如我提交的资料中所写,在石井家的玄关处,因为被电线杆挡住,根本看不见德永家后门。
  检察官:这和检方的验证结果有出入。而且可信度很高的证词还有很多。
  古美门:哼·
  检察官:你有什么意见么?
  古美门:也太多了。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有那么多目击者的。
  检察官:是苍天有眼。
  古美门:藤野真希子“在准备晚饭的时候,往窗外望了望,就看见安藤贵和从德永家后门出来。”;川边好美“像往常一样遛狗时,偶然看见安藤贵和从德永家后门出来”。都是在那个时间点正好看见安藤贵和从德永家后门出来,那一带难道有什么条例,规定大家每隔五分钟必须往德永家后门看一眼么?
  检察官:所有证人都坚信自己没有看错,很难让人觉得那是伪证。
  古美门:他们当然坚信了,即使在那个时间点从德永家后门出来的是《突击!邻居家的晚餐》的桂米助,看上去也一定是安藤贵和,因为大家都是这么希望的。人们都会见自己想见,听自己想听,信自己想信的东西。检方不也是如此么?
  检察官:你这是侮辱、
  古美门:没错,这的确是侮辱。因为你们不是出于证据而是顺应民意起诉的。
  检察官:我们是人民的公仆,回应国民的期待是理所当然的。
  古美门:即使是愚蠢国民的愚蠢期待,你们也非回应不可么?
  检察官:愚蠢吗?
  古美门:是啊,愚蠢、丑陋又卑鄙。
  检察官:太傲慢无礼了。我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他们都是善良又骄傲的国民。
  古美门:善良又骄傲的国民,会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要求判被告人死刑么?
  检察官:本案中,如果被告人有罪,那么极刑再合适不过,我国的极刑就是死刑。
  古美门:生命是被赋予每一个人的权利,夺人生命者,即使是国家也等同于杀人犯。
  检察官:真没想到你是个主张废除死刑的人。
  古美门:不,我并不反对死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杀人偿命,这个制度无可挑剔。我只是说,在背地里暗自处决的行径,实在是太卑鄙了。
  检察官:你是说要在光天化日下杀了她么?
  古美门:没错,在晴空下,在闹市中,带她游街示众,把她绑在柱子上施以火刑,然后大家一人一刀将她捅死,枭首示众再三呼万岁,这样更健全。但是我们国家愚蠢的国民,却没有让自己成为杀人犯的觉悟,他们只会在明处,等待别人在暗地里将她从社会中抹杀,因为这样以来,就不用再深入考虑死刑的问题。他们就会觉得这个社会是健全的,不是么?
  检察官:即便是这样,那也是民意。
  古美门:只要是民意,那就是对的么?
  检察官:这就是民主主义。
  古美门:要是把民主主义带进法庭,那么司法就完了。
  检察官:真是这样吗?
  古美门:这不是明摆着么?
  检察官:真是迂腐啊。法律不是万能的,弥补法律不足的是什么?正是人心。因为犯罪的是人,裁判的也是人,顺应大多数人的想法,使枯燥的法律充满血性,才是人间正道。陪审员审判正是它的产物,本案中人们做出的决断,便是安藤贵和应当被处以死刑。为了他们深爱的亲人、朋友健全的未来,这就是民意。(此处听众掌声)
  古美门:太精彩了,不愧是民意的代言人,这番主张说得精彩。那好啊,那就判她死刑好了。安藤贵和的确是侵蚀社会的蛀虫,必须加以驱除。因为下一个被她俘虏的有可能是你的丈夫、你的儿子甚至是你本人。就判她死刑好了!虽然案发现场的目击证词真假未明,还是判她死刑吧!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能证明从被告人家中发现的毒药就是犯案的毒药,还是判她死刑吧!虽然有证词证明,现场掉有另外一个疑似毒药的瓶子,都不用管,判她死刑吧!证词证据都无关紧要,谁让她坐着高级进口车四处兜风,穿一身名牌,每天吃鱼翅鹅肝。所以判她死刑吧,这就是民意。这就是民主主义,多么了不起的国家。民意就是对的,所以大家赞成的事全部是对的,那么,大家使用暴力就无可厚非,群殴我的搭档律师的事,因为是民意,所以也是对的。
  开什么玩笑!真正的恶魔,正是无限膨胀的民意,是坚信自己是恶人,对掉入阴沟的野狗进行群殴的善意的民众。但这世上,也有愿意伸手救助那些落入阴沟的野狗的笨蛋,坚持自己的信念不顾自己安危的笨蛋,所以今天江上顺子女士得以摆脱民意的污流,凭自己的意志出庭作证,虽然只有江上女士一人,但的确已改变了民意。我为这个笨蛋感到自豪。
  要是民意想判一个人死刑,那就判吧,因为说到底这一系列官司不过就是一场以绞死讨厌鬼为目的的国民运动,为了给自己无聊的人生消愁解闷的运动,没错吧,检察官?
  (向着五名最高院大法官)你们五位到底是为了什么坐在那里?如果民意可以决定一切,就不需要这种拘泥于形式的建筑和郑重的程序,也不需要一脸傲慢的老头子和老太婆。下判决的,绝不是国民问卷,而是我国学识渊博的你们五位。请你们秉持作为司法顶尖人士的信念,进行判断。
  我的诸多无理,可能为各位带来了不快,但这只是一个拜金讨厌鬼律师的胡话,请全当耳旁风。
  以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澳门娱乐官网.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